一台传真机打破了日本、德国的神话

日本德国都是主要的发达国家,许多人提起日本首先想到的是工匠精神,提起德国首先想到的是严谨态度。在人们的普遍认识中,日本和德国都非常发达、先进。

但此次疫情中,日本、德国的神话形象却不约而同被传真机打破。

日本东京都单日新增新冠病毒人数曾经每天都稳定在300左右,为什么会存在这种巧合呢?后来日本《朝日新闻》的报道解开了谜底:

东京都厅30层的传染病对策部(相当于中国的防疫指挥部)通过传真机接收来自东京都内31个保健所的“新冠病毒感染症发生报告”。最初这个部门仅有一台传真机,明显不能满足疫情需要,于是又增加了一台。在每天的工作时间里,每天的确诊病例稳定在300人,是因为这两台传真机满负荷工作的上限就是300例左右

传真机用于传递纸质信息,但这些信息不是数字化的,全靠人工整理汇总。据日媒报道,传真的纸质内容是医生手写,有时候字迹难以辨认,需要打电话确认核实。工匠精神也难免出错,5月《东京新闻》报道,东京都确诊病例漏报了111人,重复计算了35人

东京都是日本繁荣大都市都如此落后,其他偏远地区就更不用说了,全日本基本都采取人工+传真机这种原始的统计方式。日本的厚生劳动省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开发了一套名为“HER-SYS”的网络系统,用于全国疫情的统一处理。但是截至到7月仍有25%的地方没有接入这套系统。而此时距离疫情的发现已经超过半年了,这种效率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

老牌的发达国家德国的情况与日本如出一辙。

德国抗疫中起关键作用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相当于中国疾控中心),申请68个IT相关岗位编制,但只有4个获得批准。该研究所与各地下属的400个卫生部门之间的信息通讯仍主要依赖传真机和字条

大量人员、资金被用于一些机械性工作,如:识别非数字内容、录入地址、录入电话号码、人工比较核对数据……德国一位议员不客气的说德国仍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他说了一句实话。

因为各地的系统、数据、接口互不兼容,德国计划在年底前使用统一的Sormas流行病管理系统,但是截至到12月完成度只达到25%。即便如期解决信息系统问题,请注意这一点:此时距离疫情发现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

疫情中暴露出这些日本德国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信息化数字化建设)严重滞后,更严重的是执政能力、应对紧急情况的组织动员能力极其低下。

看完德日再回顾一下在这次全球疫情的大流行中中国的表现。

至少在2019年下半年,新冠病毒已经在意大利、西班牙、美国等全球多地流行,但各国的防疫系统均未发现。

2020年初,中国武汉首先检出新冠病毒。疫情的初期因为对病毒了解不够、物资准备不足等客观原因,确实出现了有大概一个月的混乱时期。但是顶住压力之后中国政府采取果断措施,迅速扭转被动局面。

中国依靠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公司,在极短的时间内全国疫情系统实现联网。以阿里为例,仅用3天时间推出健康码的第一个版本,在杭州试运行一周后推广到浙江全省,然后迅速全国铺开。又过了大约一个月各地陆续解封,中国率先进入复工复产的后疫情时代。

中国制造也体现出了极强的动员能力,短期内转产投产喷绒布、口罩等生产原料和防疫物资,迅速缓解医疗物资供应不足的情况。截至12月上旬,中国已经累计向全世界提供了超2000亿只口罩、20亿件防护服和8亿份检测试剂盒。

欧美各国牛皮吹得震天响,但是数据不撒谎,欧美主要国家均迎来了新一轮疫情,单日新增感染人数屡创新高;而中国早已控制住疫情生活恢复了正常,工作、生活、学习、出游秩序井然有序,物资供应充足。

中国作为14亿人的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排在全球第75名,不出意外的话此排名仍会继续下降。(数据来源:新型冠状病毒全球疫情榜 https://www.zlck.com/item/covid19.html

慕洋犬整天编造神话吹西方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优势、执政能力、科技创新……

什么是社会保障?中国这才是社会保障

什么是制度优势?中国这才是制度优势

什么是执政能力?中国这才是执政能力

什么是科技创新?中国这才是科技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