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得全家只有一件衣服谁出门谁穿”是真的吗?

经常有人形容某地农村穷,就说:穷的全家只有一件衣服,谁出门谁穿,剩下的光着身子在家里呆着。这是真的吗?这可能吗?

我认为:这是毫无逻辑的以讹传讹。有的人就批评我不懂民生疾苦,脱离群众,不相信他家多么多么穷。

我对疾苦是有充分的了解的,说穷到有人饿死我相信,因为这是符合逻辑的;但是说穷到一家几口人只有一件衣服我不相信,因为这是不合逻辑的。

理由一

穷人家必须所有的劳动力全部参加劳动,才能勉强填饱肚子。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穷人家五六岁就跟着大人劳动干一点轻体力劳动的情况是很常见的。老人只要还能动弹,也要参加劳动,哪怕是外出乞讨。所谓“手停口停”说的就是这个残酷的现实:一个老人失去劳动能力之后,等待他的就是死亡。正是我太了解民生疾苦了,所以我才知道:穷人家只有一个穿衣服的人出去劳动根本不可能养活一家子光腚的闲人。

假如把一户穷人家的衣服都销毁了,就留下一套。那么,这一家很快就饿死了。因为只有一件衣服意味着全家只剩下一个劳动力,其余的都光着身子在家里呆着等着食吃。这在生产力低下的年代,不饿死等什么呢?

理由二

说“一家一件衣服”这种事发生在封建王朝、民国还能勉强糊弄。有的人还信誓旦旦说这事发生在1949年之后,这就更不可能了。因为1950年代,中国大陆完成了土地的社会主义改造之后,农村实行的是集体经济。集体生活、集体劳动……有几年,甚至连吃饭都是集体吃。即使后期取消了集体食堂了,也一直坚持集体劳动,农民是需要在生产队劳动记劳动日、挣工分的。更不要说群众运动一个接一个,是要参加各种批判、动员、忆苦思甜大会的,怎么可能让你光腚呆在家里?


许多人坚持说他爷爷、奶奶亲口讲给他听的,一定是真的,他爷爷奶奶不会骗他。呵呵,你奶奶还给你讲过狐仙女鬼孙悟空呢,是不是也是真的?你爷爷奶奶听别人说的,那别人又是听谁说的呢?他的信息源是真实可靠的吗?

流传很广的事情未必是真的,这种例子太多了,这里我举三个例子:

比如湘西赶尸,说人死在外地,要由赶尸匠做法术让尸体站立不倒,自己走回家乡安葬。

作家沈从文《沅陵的人》一文中曾经描写过湘西赶尸,有人说自己就亲自赶过,还有口诀。但是,真正认真起来让他现场表演一下,就含糊其辞:“功夫不练就不灵,早丢下了。”

以下是沈从文《沅陵的人》节选:

客人要老老实实发问:“五老,那你看过这种事了?”他必装作很认真神气说:“当然的。我还亲自赶过!那是我一个亲戚,在云南做官,死在任上,赶回湖南,每天为死者换新草鞋一双,到得湖南时,死人脚趾头全走脱了。只是功夫不练就不灵,早丢下了。”至于为什么把它丢下,可不说明。客人目的在“表演”,主人用意在“故神其说”,末后自然不免使客人失望。

经过核实所谓赶尸是一些不法之徒搞的把戏,根本是几个活人夹带私藏、掩人耳目,什么死人走路根本子虚乌有的。但是以讹传讹,越编越离奇,最后编故事的人自己也深信不疑了。

另外一个压根不存在的传说是:拍花子。说人贩子有一种特殊的迷药,轻轻一拍人的肩膀,对方就神志不清了,让他做什么他就会照做。这种传说是不是大家都听过,甚至我童年时候老家的邻居就“发生”过。他家的儿媳妇某一天拿着自己家的存折失踪了。后来家人找到她的时候,存折空了,钱也没了,人也迷迷糊糊。后来问她怎么回事,她说自己被拍花子了,一个人在她肩膀拍了一下,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跟着走了,云云。最后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家家都嘱咐孩子远离陌生人,不要被拍了。

如果有人说拍花子是不存在的,作为小学生的我完全可以说:怎么不存在?我的邻居就被拍了,我还认识呢。

但是现在我已经不是小孩了,我有自己的判断力了,我有理由怀疑:我邻居说的是真话吗?

为什么怀疑她?因为,人民公安大学的刑侦专家王大伟专门做过辟谣:此类案件从来没有“真正”发生过。原因很简单:拍一下就能控制人的思维的药还没发明出来

1.jpg

还有一个传说是:三年困难时期饿死几千万人。但是从2000年以来,我访问了很多老人关于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的情况,说法都大同小异,都说饿的很厉害,饿死很多人。但是如果再追问就会发现他们说的话半真半假:饿的很厉害是亲身体验,是真实的;但是饿死很多人,则是传闻,是听别人说的未必是可靠的。问他们到底谁饿死了?身边的亲人有饿死的吗?按照比例,如果真的饿死几千万人,十几个人中就要饿死一个。过去四十多年而已,应该有大量亲历者才对,但我是一个也没访问出来。

前些年我了解到一个新同事G是安徽阜阳的,我对这个信息很敏感,因为安徽阜阳是三年困难时期粮食问题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有的资料甚至说饿死了350万的惊人的数字!我就向他核实这件事,不出意外的,他也说确实饿死了很多人,许多村整个村都饿死了。但是,重点来了,我接下来问他的亲人、长辈、亲戚有饿死的吗?回答是:没有。这就很奇怪了。人人都说饿死人,但都说饿死的不是自己家的。按照350万的比例来说,已经超过50%的惊人的死亡率了,不太可能一个都没摊上的。除非:350万这个数字是假的,而且现在看来,不但是假的,而且假的很离谱。

综上,湘西赶尸、拍花子、大面积饿死人这三件事说明:众口一词的事情也未必是真的,还需要经过认真地检验。


有人拿出了“最有力”的证据,作家权延赤的作品中描写了一个场景:

民政部的同志从四川讲到云南,讲到一些山区穷极了苦极了,一家人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这时,我发现总理睫毛抖得厉害,两道泪水从眼角顺着苍白的脸颊悄无声息地淌下来,附在脸上默默地闪烁。

看看:民政部向(周)总理汇报工作提到的,这够权威了吧?一家一条裤子实锤!!

但是,且慢,“睫毛抖得厉害,两道泪水从眼角顺着苍白的脸颊悄无声息地淌下来”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这个权延赤当时在场吗?不在场啊!他当时只是个中学生啊。民政部干部向周总理汇报的情况权延赤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这难道不值得怀疑吗?权延赤的黑历史并不少,他因为作品卷入多场官司:河北作家阎涛的小说《东行漫记》中的内容,被权延赤大量抄袭,写到所谓“纪实文学”中,共6部:《走下神坛的毛泽东》、《掌上春秋》、《领袖泪》、《卫士长谈毛泽东》、《伟人的足迹》、《红墙内外》,共计16万字。这个案子拖了7年之久,终审侵权成立,权延赤败诉。敢从小说中抄袭内容写出来的东西,可信度有多少呢?

退一万步说,这个民政部的汇报即使真有其事,也很可能是调查研究做的浮于表面,把听来的传闻当成真事汇报了。我仍然也无法相信,除非他要把其中的逻辑解释通了:

  • 只有一条裤子,只有一个人劳动养家,为什么没饿死?

  • 只有一条裤子,不可回避的群众运动他是怎么参与的?

另外,我怀疑有些人可能是睡前听了郭德纲的相声,半睡半醒潜意识中自我催眠自我暗示就把相声段子当成了真事:

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