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老百姓撞了豪车,是不是真该毁一生?

2017年的一则新闻,有一位车主撞了一辆豪车,赔偿金额需要他穷尽一生去偿还。普通老百姓撞了豪车,真的该毁一生吗?这样合理吗?

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分享一下思考的过程:

一开始我觉得只要自己遵守交规就没事,即便是真撞了豪车也是对方全责。后来我发现遗漏了几种情况:

一 车辆故障

比如刹车失灵。有人会说,谁让你不好好检查车况了?但是不是所有故障都能查出来,比如丰田曾经召回一款车,这款车在某种情况下油门踩下去之后抬不起来,这显然不是普通车主能检查出来的。

如果关心汽车新闻会发现,许多车企的召回甚至包含N年之前的老款车,这说明从车主从承受的安全风险到风险被解除之间的时间是很长的,有的安全风险甚至只重现在极少的人群中而永远不会被发现。

没有漏洞的程序是不存在的,没有安全隐患的车也是不存在的。我敢说现在马路上在跑的车或多或少全有安全隐患,只是我们现在的科技水平可能还没有发现。就好像八十年前的车在现在看来太不安全了一样,今天的车在未来看也会有很多安全隐患被发现。

CCTV315晚会每年都会曝光车辆缺陷导致的故障,涉及成千上万车主,那些主张毁一生的人开的车说不定也是问题车。

紧急避险

当对面一辆大货车迎面向自己开过来,如果不躲必死无疑。当然自己撞死之后大货车是负全责的,但有什么用呢?人死不能复生。

还有一种选择是强行向右侧变道,可能与其他同向车发生剐蹭,但通常不会造成人员伤亡。

由此产生的事故理论上大货车要负责,但实际上除非大货车也撞上了,否则他不会乖乖停下等交警的,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单凭两辆车分析事故责任肯定是变道的车要负全责。

人都会犯错

《约翰福音》里的一个故事说:一群人说一个女人有罪要石刑处死。耶稣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结果这些人都不敢动手,因为人人都有犯错的时候。

我说:除非不上路,但凡经常开车的司机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没过违章,一次都没有?那些从来没违章过(没被拍照的违章也算违章)的圣人们,你们不怕鼻子长长的话可以扔石头打我了。

连走路都有自己摔倒的,车辆行驶没有谁能保证自己永远不出错。我开车一贯很老实,遇到的事故全部都是对方全责。但扪心自问,我也很又多次因为没有看到信号灯、没有看清指示标志……各种非主观故意造成的违章。

这些小违章如果造成对方车损,肇事方应为此负责是理所当然的,但倾家荡产、毁掉一生是不是太残忍了?


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办法:不让豪车上路……

听到这里有人要爆了,不让豪车上路侵犯rq,是仇富。

请听我说完:

不让豪车上路,除非车主接受一个车损上限

我从没有说穷人违章不用赔偿,也没有说撞到有钱人不用赔偿,我只是主张给这个赔偿设定一个上限,把豪车作为奢侈品溢价排除出去,毕竟公路是大众共有的公共空间不是奢侈品的秀场

比如:有钱人开1000万的车,但一旦发生交通事故,车损这一项50万(我只是举一个例子,数值的产生办法可以讨论)顶格了,剩下950万自理。

这样对豪车车主公平吗?公平,因为他完全可以不开1000万的车,如果低于1000万丢面子,他完全可以在封闭的练车场开。

同样是炫富,开1000万的车和买1000万的珠宝不一样,因为前者是在公共场所,使用的是公共资源;而后者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不影响任何人。前者既然在公共场所,就不但要享受权利也要承担责任。

这篇文章仅仅是定性的分析问题,不要质问我多少钱算豪车,也不要质问我上限是怎么算出来的,这些具体细节都可以讨论,我这里用1000万和50万举例。

我再打一个比方:

开车就像打篮球,不管球风多么文明的人都不能完全避免犯规,只要在打球,就有一定概率犯规。这天你一不小心碰了一个戴眼镜打球的人,眼镜碎了,价值1000万。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相信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

摘下眼镜再打球,看不见可以戴隐形眼镜或者摔不碎的运动眼镜。

“不让戴眼镜打球”这其实也是一种“不让豪车上路”


大家再想想戴眼镜打球是不是和豪车上路性质是一样的?

  • 球场和公路都是公共场所

  • 都有可能造成他人财产损失

  • 不管多么小心,这种可能性都无法避免


球场和公路一样都是公共场所,每个人享受自己的自由,也要承担不给别人造成风险的义务。

有人说:赔不起可以买保险啊!但是这种说法也挺霸道的:

保险的本质是大家众筹帮助倒霉蛋,把一个人的风险分摊到所有人头上。就相当于这个戴眼镜打篮球的人拒绝摘眼镜,结果眼镜真的摔破了让人赔,一个人赔不起就要求球场上所有人凑钱给他买眼镜。1000万 / 20人=50万,你看1000万赔不起,50万总赔得起吧?

但问题是凭什么别人要为1000万的眼镜买50万的保险呢?为眼镜买保险的人应该是坚持戴眼镜的人啊

知乎大V钱多,因为屁股决定脑袋,如果撞豪车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总是习惯性的觉得自己应该是开豪车的人。我编个真事帮大V们治疗一下:

大V坐飞机头等舱不小心撞到旁边一个老人。只听咣当一声,老人从包里掏出一把碎瓷片说:先生,你把我的杯子碰碎了。
大V说:碰碎了赔你就是了,我是知乎大V,我开豪车,不差钱。
老人不疾不徐、彬彬有礼的说:不差钱就好办多了。明成化斗彩鸡缸杯,2.8亿在苏富比拍来的,您是刷卡还是现金?

请大V换位思考一下,总觉得自己很有钱可能只是没遇到更有钱的。

归根到底一句话:在公共场所,既有显摆的权力,也有担当的义务。

补充一下:前一段时间另一个新闻,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剐蹭了一辆汽车,自行车主全责但赔不起。

许多看客慷慨的说:开车的有钱,算了吧。

我的主张是:

“算了吧”这三个字,只有一个人有权利说,就是车主本人。

如果看客也想说“算了吧”这三个字,就得在后面加上后半句:“我替他赔。”

有钱并不是原罪,再有钱的人也有权维护自己的权益。因为车子被撞索赔是天公地道的,不能因为索赔的人是富人就扣上为富不仁的帽子。


我补充这件事是想强调,不要把我的观点简单归为“我穷我有理”式的仇富。我的两个观点是不矛盾的,而是一贯和谐统一的:撞车应该承担责任,这是天经地义的。但这个责任应有上限,应该是撞交通工具的责任,而不是撞了一个奢侈品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