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科学”发现和作品

我小时候很喜欢瞎捣鼓东西,有一次,我们那儿的海边冲上来很多玻璃瓶,大大小小的,有透明的也有咖啡色的(现在想来应该是某次沉船)我捡了很多回家,在平房顶上学人家搞“科学”实验,过年时候攒下来的鞭炮,我也留着,拆下来的旧电器零件我也都留着当我的存货。

其中也发现了很多有趣的现象和小作品:

一 蜜蜂罐头

把抓到的蜜蜂、黄蜂放到最小的小瓶子里,加水,放几块凝固的蜡烛的烛泪。下面用火加热,加热后,蜡油融化并浮在最上方,形成一层独立的蜡油层。冷却后,蜡油又变成固体,恰好把小瓶子密封。形成了一个小“罐头”,蜜蜂被封在里面,如果做得比较成功就像一个小工艺品一样。

二 晒盐

我用很多小瓶子装了海水,用火烧,慢慢地水快干了的时候,水的沸腾就变得“粘稠”,这时候停止加热,用余温烤干,就会发现下面有一层薄薄盐的粉末。如果不用火加热,而是静置在太阳下晒,则会晒出方正的盐块。

三 火柴火箭

用一枚火柴,用锡箔纸包住火柴头,同时把一根针放在里面,把锡箔纸压紧压实,小心的抽出针,就形成了一个向后的针孔。用铁丝做一个火箭发射架,将火柴平行的放在架子上,用蜡烛烤火柴头的锡箔纸,同时念10,9,8,7,6,5……,还没等念完,火柴“火箭”就哧溜飞出去了,当然了,飞得距离很近,如果密封不好,甚至飞不出去,直接在火箭发射架上往外喷火,喷完了就完了。

四 充电电池

小时候家里常常停电,家里用过的干电池我就攒着做小电灯什么的,电量越来越少,直至不亮了。我在想,接上插座充一会电不行么?于是我就动手把电池的正负极接出来两根电线,找了个插座分别接到两根铜片上。一切准备就绪,把插头往插座上一插,“啪”得一声响,插座喷出火花,家里的保险丝瞬间跳闸了。我的实验失败了。

五 喷水船

我用泡沫做了一艘船,船没有动力,我在上面安装了一个水槽,水槽靠船尾处打孔。给水槽装满水,一打开孔,向后喷水,船往前进。当时以为自己发明了不用油的船,只需要水,而对船来说水是取之不尽的。后来稍大了一些才想明白:如何把水装到水槽里呢?玩具船有我这样的“巨人”开启了上帝模式给他倒水,如果做成真船,还得水泵抽水才行,这样还是要消耗能源。

六 帆船

我用泡沫做了另一艘船,用筷子当桅杆,用铁丝加塑料纸做成船帆,而且是可以升降的船帆,桅杆的最上面有铁丝环,把帆拉起来固定好就可以被风吹走。船尾真的有舵,也真的管用。最大的遗憾是,不是电动的,如果能通过步进电机遥控升降帆和船舵,那就拉风了。从小一直有这个梦想,可惜一直对自动控制、电子、电工什么的没有入门。

七 电动船

我用泡沫做了一艘船,船尾安装有电机(我跟我表哥要了一个刮胡刀,拆下来的电机),电机上装了像摩天轮一样的叶片,一转动就推动船前进。我原始的设计其实是螺旋桨的,但螺旋桨需要放在水下,而我解决不了电机、电池进水问题,所以退而求其次,把电机放到水面以上,以摩天轮式的叶片推动船前进。缺点是摩天轮式水的阻力大,而电机扭力小,船走的很慢。而且也不能遥控前进后退左转右转。

八 冲浪板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迷上冲浪板,很不容易的找到一块大木料,稍加修理,我想做成冲浪板。“海试”时,发现,所谓的冲浪板根本没法像电视上那样站上去,因为手一压就沉了,更不用说站上去。现在仍然不清楚,那么小的冲浪板怎么能承载那么大的人,除非有动力。

九 海空大作战

家里的月季花常常招来一些虫子(小甲虫),一次就能抓到十几个,我用纸叠一艘船,把小甲虫当船员放到上面。这是他们第一次坐船,也是最后一次。我把这艘船想象成日本的军舰,我自己开轰炸机轰炸他们。这么高级的特效怎么演呢?我用用过的圆珠笔芯,点着火之后,塑料就融化,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而且是带着火呼啸得下落。我就用笔芯在日舰上空轰炸,火油滴到日军身上,烫的他们剧烈挣扎,有的还弃船跳水逃命,我就一直追着轰炸,直到敌舰起火、燃烧、解体、日寇全部消灭,我的作战任务才宣告结束。

十 飞行梦

我小时候看书上讲孔明灯,也亲自做过,但由于材料都太重,一次也没飞起来过,最接近的是用一个塑料袋撑开放到蜡烛的上方,然后升空又落下,但这其实是作弊了,因为蜡烛无法安装到塑料袋上,只能是一次性升空。螺旋桨飞机也做过好几个,但电机+电池的推重比都太低了,一次也没能升空。自己做一架真的能飞能遥控的固定翼飞机玩具,一直是我的梦想。

十一 马扎

我三叔是木匠,我最喜欢在他的工作间玩,有一次家里来了很多客人,我用几块废木头自己忙活了半天,做出了我最复杂的一件木工作品:马扎。刨光、用楔子、钻孔都一丝不苟。最后穿上线。做出来的东西有点歪扭,但真的能坐人。

十二 泥塑

我做过一个弥勒佛的泥塑,坦胸露乳、笑口常开的一个大和尚,用泥就是普通的泥,没有经过筛等步骤,所以里面有很多沙粒。工具就是徒手加木棍什么的,做好之后放到爷爷家的炉子里烧制,最后烧出来的作品,颜色不均匀。因为杂质太多,裂开了几处,五官也不太清楚了。现在爷爷家还保留着这件作品。

 评论
 发表评论
姓   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