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记

注:本文写于2009年夏天,没有写完,整理磁盘的时候发现了,贴上来做个纪念。 

今天我钓鱼了。

中午我先去海边挖鱼饵。我用的鱼饵土话叫“沙蛆”,其实不是蛆而是像蚯蚓一样的东西。它生活在海边的石头下,需要翻开石头,它就藏在石头下面,然后被我发现了,放到准备好的一个搪瓷碗里。现在这个东西不如我小时候多了,挖了好一会才挖了10来条。雨下大了,我只好收拾东西回家。

下午四点来钟雨停了,我就出发钓鱼了,带着一个小篓子、一个鱼竿、一个桶、还有那个盛着沙蛆的搪瓷碗。

我家离海边也有1分钟的路程,不到100米就到了钓鱼的地点。我钓鱼的地方是一个小小的码头,我们俗称“小坝”。我在小坝的中段停了下来。

我麻利的放下东西,拿出沙蛆开始往鱼钩上穿,蓬莱土话叫“挂味儿”,鱼饵就是“鱼味儿”或者简称为“味儿”。我先把它的头掐下来,再掐下大约一厘米长的一段,用鱼钩穿过它,正好用它的身体包住鱼钩。

找个地一坐,把竿一甩,开始了等待。我的鱼竿就是一个竿子,一条六米的鱼线,一个螺丝帽,一个鱼钩,非常简陋。全无专业钓友的复杂的功能,也没有浮漂,要知道有没有鱼全凭手里竿子的感觉。过了一会,感觉到鱼竿传过来轻微的抖动,我知道,有“音”了。我们土话把有鱼在吃鱼饵叫做有“音”。

我能感觉到鱼在试探着啃食鱼饵,轻咬往后拽一下就吐出来,如此反复。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轻举妄动,我不动声色,鱼“音”越来越强烈。突然,鱼竿传来了一个强烈的抖动,我知道咬住钩了。我拿起鱼竿吃住劲但是并不猛的向后一拉,鱼就被提出了海面,在空中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吧唧”掉在地上。

鱼体形不大,是一条小“金克朗”,金克朗也是我们的土话,指的是黑鱼的幼鱼。我把鱼钩摘下来,把鱼放到桶里,继续把鱼沟甩到海里。这次过了好久都没有一条鱼,也没有“音”,我收拾东西决定到小坝的最前端试试。

小坝的前端是一个“涩(音:瑟,三声)子”,涩子的意思是,水底是复杂的礁石,鱼多,但是复杂的地形也很容易把鱼钩挂住。小坝的前端是几个巨大的水泥防浪墩子,我从坝上爬下来,站到一个墩子上,甩下了鱼钩。过了好一会都没有音,我心里想,没想到这里也不行。正在这时,鱼竿猛的一沉,我开始收杆,好家伙,拉上来一条大家伙,一条大黑鱼。我用鱼竿把黑鱼荡过来,我一把抓住了黑鱼。黑鱼浑身的鱼鳍都有尖锐的硬刺,扎的我生疼,再疼我也不撒手。我一手拿鱼一手拿竿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小坝。把鱼放到桶里再慢慢的解鱼钩,没想到它吃得太深了,已经吃到嗓子里了,我一拉鱼钩的线竟然断了,鱼钩只好留在鱼肚子里了。幸好我还有备用的鱼钩,我重新绑上了一个新鱼钩,再次挂上沙蛆,甩到海里。挂沙蛆的时候我发现这个鱼钩有点问题:它的倒钩刺断了,不过既然都绑上了,凑合吧。

倒钩刺是个鱼钩上的一个斜着的小刺,类似箭头,作用是被鱼钩挂住就不会脱落。就像一枚缝衣针很容易穿过鱼嘴,但是也很容易从鱼嘴里取出来。但是鱼钩穿过鱼嘴,再要取下来就不简单了。说起倒钩刺,我还有一段传奇经历: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钓鱼,小时候我用一些更简陋的渔具就能钓鱼,甚至不用鱼竿,我把鱼线的末端系到一块大石头上,鱼钩的一头绑上一块小的石头,我们叫坠子,然后把坠子抡几圈甩出去,用手拉着线感觉音,俗称“手把线”。某一个暑假的傍晚,我又在海边“手把线”,我抡圆了坠子,甩了出去,突然我的右手的手指一阵剧痛,原来鱼钩挂到了我的手指上,坠子飞出去了,强大的力量把鱼线拽断了,而鱼钩结结实实的穿过了我的手指的关节。如果没有倒钩刺,就像一枚针扎了手指,拿下来即可,而鱼钩是有倒钩刺的,我怎么样也解不下来。十指连心,把我疼哭了,哭着擎着手指回家了。爸爸妈妈把我送到了蓬莱县人民医院急诊室,这时候已经是夜里了。医生给打了麻药,把皮肉切开一个小口子,然后和我请教钓鱼的事情,我忘记了疼痛兴致勃勃得给他讲钓鱼的秘诀的时候,医生告诉我,先讲到这里吧,鱼钩摘下来了。感谢医生高超的医术,我的右手食指至今灵活自如。此事后来就成了我的光荣的履历,我经常拿我的食指给别人看,仿佛那是一枚荣誉勋章。钓鱼方面谁和我有不同的见解,我只需要把勋章亮出来:“你们谁能钓鱼钓到医院急诊打麻药动手术这么本事?我能!”

扯远了,话说我继续用这个倒钩刺不全的鱼钩钓鱼。过了一会,鱼没钓着,鱼线拔不出来了,俗话叫“涩(三声)了”。我尝试着向左拉拉,向右拽拽,结果始终拉不动。我这样的钓鱼就是这样,很容易就挂到海底的哪里,最终只能把鱼线拉断,重新换上鱼线鱼钩。(待续)

 评论
  羡慕家在海边真幸福 我北方的见得多就是土原和山 哎
回复: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各有各的好处

  测试下评论功能

  人民医院给你治手的医生,是个好医生。
 发表评论
姓   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