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怯医院》

郭:人来的不少。

于:真捧我们。

郭:平时工作都很辛苦,来听听相声,哈哈一笑,忘掉烦恼。

于:那是。

郭:我们相声演员就是给您带去欢乐。

于:这是我们的工作。

郭:演员在生活中不管有什么烦恼,在台上表演的时候丝毫不能带出来。

于:那当然。

郭:未婚妻结婚了新郎不是我,上得台来哭丧着脸,那可不成。

于:是,不尊重观众。

郭:拿于老师来说吧。你瞧他在台上嘻嘻哈哈的,其实他一肚子苦水。

于:我有什么苦水?

郭:你瞒不了我,我前几天去医院开药,碰到于老师的爸爸。

于:哦,我父亲。

郭:老爷子瘦的就剩下一把骨头。

于:最近身体不太好。

郭:我就问啊:于老爷子,这才几个月不见您怎么瘦成这样了啊?

于:我父亲难得这次姓于。

郭:你爸爸说:街道组织夕阳红旅行团出去旅游,在路上病了

于:旅游是挺累人的,这是去的哪儿啊?

郭:东莞

于:吁~夕阳红旅行团有去东莞的吗?

郭:东莞连续三年被评为“全国文明城市”,2016年正在争取文明城市四连冠。去东莞有什么问题,你是不是想歪了?

于:嗯都怪我,那到底哪儿不舒服啊?

郭:不说了,害臊

于:都到这儿了就别害臊了。

郭:(捂脸,扭捏)泌尿系统疾病。

于:跑去东莞整回来泌尿系统疾病,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啊?

郭:我也这么问啊,你怎么不让谦儿哥陪您一块来啊?结果你爸爸说:唉,实在是开不了这个口,家丑不可外扬啊。

于:合着我是捡回来的是吗?

郭:德刚啊,咱坐下我给你详细的讲讲我这个泌尿系统病是怎么得的。

于:吁~~~这刚说的家丑不可外扬。

郭:又不是外人。

于:这不错,里外里就我一个人是外人。

郭:咱哥俩谁跟谁啊?

于:辈儿这怎么论的啊?

郭:我们刚到东莞第一天,导游就发话了:咱这是个旅游团当然会让大家旅游了。

于:多新鲜那。

郭:但是咱这毕竟是低价团……

于:多低啊?

郭:三天四夜五块钱

于:这得赔死不可

郭:既然是低价团,要带大家去购物大家都没意见吧?

于:能没意见吗?

郭:没意见没意见,随便去哪都行,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最终能去旅游就行。

于:心态挺好。

郭:到了商场了,嚯~~里面东西太贵了,一个A货翡翠手镯十来万。

于:A货得这个价。

郭:玻璃的。

于:玻璃像话吗?A货得是纯天然的。

郭:你管得着吗?反正就当A货卖。

于:这能卖出去吗?

郭:卖不出去啊,你想老头老太太们都不傻啊,都不买东西,就耗着。

于:看谁能耗得过谁。

郭:正在这时,啪,停电了,电灯、空调全停了。

于:什么事都赶到一块了。

郭:三伏天没有空调,屋里几分钟就热的像蒸笼一样,把那老头老太太热的呦:衣服裤子全透了,那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滴,把地板都弄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尿裤了。

于:大老远找罪受。

郭:这时候出来一个小伙,是商场里的售货员。

于:干什么呢?

郭:他说啊:对不起大家,电器功率太大跳闸了,电工正在修。

于:哦,这么回事。

郭: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我送来冰镇矿泉水给大家解暑。

于:还挺人性化。

郭:你爸爸当场就急了:套路!都是套路!

于:怎么了?

郭:等我们喝完了你就要讹我们了,一瓶矿泉水超市卖1块钱,你们要卖1块1,我说的对不对?

于:讹一下才讹1毛钱?

郭:老实交代,这一瓶水到底多少钱?不说清楚了我们不喝!

于:多少钱呢?

郭:这售货员笑着说:大爷您误会了,您瞧您说的那叫什么话:一瓶讹您一毛钱?一百瓶讹10块钱,都不够吃碗面的,我就那么没出息啊?

于:这都不够电钱的。

郭:你们都这么大岁数了,这大热天的没有空调,我们心里真是怪不落忍的。莫笑他人老,早晚两鬓白。谁家没有父母?谁家没有老人?设身处地,将心比心,我们自己家的老人如果热成这样我们能不管吗?今天你们大老远的来到我们店里,这就是缘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今天在这里您就是我的父母,我就是您的儿子。这些水算是我自掏腰包孝敬你们的,一分钱都不要。

于:好孩子。

郭:不可能!那有没有服务费、月租费、漫游费、教育附加费、机场建设费……?老实交代,你到底图什么?

于:被骗怕了这是。

郭:您放心喝吧,大爷,什么费用也没有。您只管放心喝,不够我再搬两箱来。

于:那就喝吧

郭:一听不要钱,这老头老太太就开动了。你爸爸“敦敦敦”一瓶下去了,大热天喝瓶冰镇水,真舒服

于:痛快

郭:再来一瓶“敦敦敦”又进肚了,一会工夫喝了七八瓶。

于:看出是不要钱了。

郭:冰水喝下去,不像刚才那么热了,踏踏实实等着吧。

于:等着吧。

郭:等了一会,你爸爸想上厕所。

于:喝多了这是。

郭:就找到那个服务员:小伙子,我借你们厕所用一下。

于:方便方便。

郭:小伙子态度好极了:大爷您看您这这就见外了,说“借”那显得多生分啊?难道您尿完了还能还给我吗?

于:啊?

郭:你爸爸懵了啊:还给你?我又不把厕所拿走,我就在这儿尿,这怎么还啊?售货员说:不能还你那能叫借吗?你这叫抢啊,你这是抢厕所啊,我要报警。

于:没听说过。有抢厕所的吗?

郭:你爸爸憋坏了啊,没有工夫和他矫情:别报警,我们给钱啊,你说多少钱吧。

于:上个厕所顶多2块钱。

郭:老头老太太这会都差不多了,都想上厕所了。售货员说:小便八千,大便一万二。

于:嚯,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郭:一听这价钱,有六个老太太气的当场背过气去了。

于:是够气人的。

郭:你爸爸说:小伙子,你刚才还说相聚就是缘分,你是我儿子我是你爸爸,怎么10分钟不到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于:是啊。

郭:小伙子笑着说:爸爸,您上厕所吧,是我错了。

于:这才对。

郭:你爸爸正往厕所走着呢,小伙子接着说:您的亲儿子我买房首付50万还差49万,等您上完厕所出来是刷卡呢还是现金呢?

于:嚯~~

郭:你爸爸的血压“腾”一下上到二百了,差点没跪下:我不上厕所了,你没有我这个儿子!

于: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郭:老头老太太这会儿炸了锅了,嚷嚷着要报警

于:是够损的。

郭:导游说话了,这大老远的来旅游,民警来了,你们有功夫做笔录吗?就算做了笔录,一看这是民事纠纷警察也不管啊?就算警察管,他几个小时能来呢?你们憋得住吗?

于:也是。

郭:不如这样吧,我和店里说说,咱这算团购,给打个折。

于:多新鲜那,团购厕所。

郭:老头老太太一看也没办法啊,活人能叫尿憋死吗?最后谈妥了,小便八百,大便一千二,于是大家排着队交钱上厕所。

于:真够黑的。

郭:有一个人没去。

于:谁啊?

锅:你爸爸没去。

于:我父亲喝的最多,他没去?

郭:他不舍得这八百块钱。

于:那也得去啊?

郭:你爸爸对导游说:小伙子,咱什么时候能到公共厕所啊?导游说:快了,还有5个小时吧。

于:那别等了吧?

郭:那我等等吧。

于:非得憋坏不可。

郭:这时候来电了,空调机也工作起来了,音乐也响起来了。

于:总算凉快点。

郭:你爸爸一听这音乐,眼泪都下来了。

于:什么歌这么悲伤?

郭:冷冷的冰雨在脸上糊乱的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于:憋成那样就别提雨啦。

郭:你爸爸赶紧找售货员:小伙子,能换一首歌吗?我现在听这个歌容易漏水。

于:是,这歌太潮了。

郭:你别说这售货员还真好说话,马上给换了一首,还是刘德华的。

于:换了一首什么啊?

郭:啊~~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

于:这更不行

郭:再随便换一首吧,别是刘德华的就行。售货员说:好嘞!

于:答应倒是挺痛快的。

郭: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

于:张宇的歌

郭:不带雨行吗?售货员说:好嘞!

于:总是这么痛快。

郭: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

于:也不要泉水的

郭:一条大河,波浪宽~~

于:也不要河的

郭: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

于:大海也不行

郭:深深太平洋里深深伤心~~

于:我的天呐,太平洋都出来了

郭:你爸爸从地上爬起来,颤颤巍巍的对售货员说:咱这有不带汤汤水水的歌吗?

于:售货员说什么?

郭:售货员说:没有,我们这儿的歌都是精选过的,都下汤。

于:看出来是成心的。

郭:长话短说,这几个小时下来,可把你爸爸给整惨了。

于:能不惨嘛?

郭:最后脸都憋紫了,售货员问他上不上厕所,小便可以优惠到500块钱,你爸爸眼都睁不开了,挣扎着摇了摇头。

于:真够坚强的。

郭:胖了有三圈,整个人都浮肿得像充了气的充气娃娃一样。

于:这什么比喻。

郭:最后售货员看不下去了,对导游说:要不你们走吧,这大爷的钱我反正是挣不着了,别一会在我们店里爆了,不好打扫。

于:太吓人了,这。

郭:旅行团这边一听说可以走了,老头老太太七手八脚把你爸爸抬到车上。

于:怎么还得抬呢?

郭:已经走不了路了。

于:好嘛。

郭:长话短说,大客车拉着众人就来到了公共厕所,不等车停稳,你爸爸跳起来就往外跑,众人想搀扶都跟不上,一阵烟就冲出去了。

于:刚才路都走不了,这会儿成精了。

郭:你爸爸朝着厕所就飞奔过去,跑到门口一下停住了。

于:怎么不赶紧进去呢?

郭:门口的垃圾箱上写了几个字:“请将烟头熄灭后投入垃圾箱。”,前面一个人把烟头掐灭了扔了进去。

于:但我爸爸不吸烟啊。

郭:坏就坏在他不吸烟啊,所以他犯愁啊:这一时半会儿哪儿找烟头呢?

于:人家的意思是“如果”。

郭:写“如果”了么?没写啊。你爸爸这个人最遵守规则,都憋成这样了,还到处找烟头。

于:太死板。

郭:老远看到有一个小伙子在吸烟,你爸爸凑过去说:小伙子,你这烟头还要吗?我实在是憋不住了。

郭:小伙子看了看烟头又看了看你爸爸,说:没了,就剩烟头了。你爸爸说:烟头就够了。一把烟头夺过来,扭头就跑。小伙子望着你爸爸远去的背影说:这老爷子烟瘾真够大的。

于:哪有什么烟瘾啊?

郭:好一个于大爷健步如飞,在脑门上把烟头掐灭了往垃圾桶里一扔,撒丫子就冲进厕所。

于:憋坏了。

郭:总算可以敞开尿了,尿的那叫一个舒服啊。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还应该再加一个:憋了七个小时尿找到厕所。

于:你看看高兴的。

郭:忽然老爷子觉得不对,(表情变颜变色),大腿怎么有点热呢?

于:腿怎么会热呢?

郭:你爸爸猛然想起:一高兴忘了解裤子扣了。这一大泡尿,好家伙,十来斤一点都没糟践,热热乎乎全尿在裤子上。

于:你就别详细描写啦。

郭:你爸爸这个气啊。

于:怪谁呢?

郭:早知道要尿在裤子上,我还不如在商场尿呢,在那尿裤子还能省800块钱呢!这几个小时憋得我呦~~~

于:可不嘛?早尿的话,这会儿裤子都干了。

郭:旁边一个人跟你爸爸说话:老爷子你兜里的红墨水漏了。你爸爸奇怪啊,我哪有什么红墨水?低头一看就晕过去了。

于:怎么回事啊?

郭:哪是什么红墨水,那是血啊,憋出血尿了,老爷子一看直接就晕过去了。

于:我爸爸晕血啊。

郭:一会工夫120把老爷子接到医院去了。

于:医生怎么说呢?

郭:急性前列腺炎外加急性膀胱炎,憋尿憋的太狠了把输尿管憋破了,要立即手术。

于:嗨。

郭:医生护士一大帮人围着你爸爸就忙活开了,呼啦一下先把肚子豁开。(动作夸张,从上到下)

于:也不用豁这么大的口子吧?没有鼻子挡着这都豁到天灵盖了。

郭:医生带着口罩,累的满头大汗。

于:可不是嘛。

郭:“擦汗。”护士赶紧给擦汗。

郭:“剪刀。”护士赶紧递上剪刀。

郭:“镊子。”护士赶紧递上镊子。

郭:“签子。”护士赶紧递上签子。

于:???

郭:“孜然。”护士赶紧递上孜然。

郭:“胡椒面”(被打断)

于:做手术有要孜然、胡椒面的吗?要签子那会我就觉得不对,感情这是要把我爸爸烤着吃了啊!?

郭:弄错了,这个医生兼职烤羊肉串,一看到大腰子就情不自禁想烤烤。

于:没听说过。

郭:失血过多,要赶紧输血啊。赶巧的是这是一家小医院,上午刚做了一台手术,把血库的血用光了。

于:怎么这么寸啊。

郭:还得说是不幸中的万幸。

于:万幸怎么讲?

郭:有个女护士和你爸爸血型一样,都是AB型……

于:哦,她义务献血了?

郭:不是,她来例假了。

于:你等会儿!

郭:(不管,继续说)这玩意既不能做血豆腐,也不能做毛血旺(被强行打断)……

于:你等会儿!这是给我爸爸输的什么血?

郭:AB型血啊。多亏人家护士同志热心肠,好心好意地送来两个二手的护舒宝要不然你到哪儿找血去?

于:嚯,真够恶心的。

郭:有血就不错了,不要挑三拣四。主刀医师拿过来护舒宝,下面拿个饭盒接着(做拧毛巾的动作,拧了一会),满了满了,快再拿一个脸盆来……

于:吸收真好,这是收了护舒宝的广告费了吧?

郭:最后拧出来满满一饭盒外加一脸盆。

于:女同志真伟大。

郭:血有了,那就输吧。你爸爸上了年纪身体本来就弱,这么一折腾血管都瘪下去了,护士扎了好几针都没找到血管。

于:这怎么办呢?

郭:有办法。主刀医生说话了:事急马行田,既然找不到血管,那就想别的办法。来,小王你扶着脑袋,小李你掰开嘴……

于:吁~~你等会,这是要直接喝啊?

郭: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医生说着话端起这饭盒,“敦敦敦”灌下去了;又端起那脸盆,“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敦”也灌下去了。

于:得,这么一大盆,我爸爸快成天山童姥了。

郭:过了一会,你爸爸这脸上慢慢的有了血色了。

于:以后都别输血啦,直接喝效果挺好。

郭:别管怎么样吧,最后在医生的鬼斧神工之下,你爸爸脱离危险了。

于:得住院观察观察。

郭:第二天你爸爸苏醒过来了,不过还是怕水,一听见水字就流眼泪。

于:有心理阴影了。

郭:有道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慢慢养着吧。

于:着急也不行。

郭:这时候你爸爸的手机响了。

于:这是谁啊?

郭:导游打来的:是于大爷吗?我听说您脱离危险了慰问您一下,我诚恳的向您道歉。您看咱这个事情能不能这么处理:接下来的项目像渔家乐啊、洗浴按摩啊、森林公园啊您都参加不了,我们给你全额退团费您看行吗?

于:医药费也得报了。

郭:你爸爸眼里突然放出了一丝光亮:你刚才说有“洗浴按摩”?

于:嗯?这关注点怎么在这儿?

郭:导游说:有啊,但既然您参加不了我给您退团费,不让您吃亏。

于:不差那五块钱的。

郭:你怎么知道我参加不了?

于:嗯?难道你能参加的了?

郭:不然我大老远的干嘛来了?

于:干嘛来了?

郭:按呼叫器,来了一个小护士。你爸爸说:扶我起来。

于:这是要作死啊。

郭:把小护士吓得哟:大爷您千万不能起来,这刚刚醒过来半个钟头怎么能起来呢?昨天这个时候您还在重症监护室喝血呢。

于:就别提这茬儿了,太恶心了。

郭:不行,我憋不住了,我要小解。

于:吁~~~~~说人话。

郭:我想解小便。

于:小便就小便,这时候就别文言了。

郭:护士说:大爷我没来得及跟您解释,您现在插着尿管呢,有了尿意就直接排便就行了,会流到这个尿袋里。你爸爸说:好,我知道了。

于:他要的是这个小解吗?

郭:最终你爸爸也没参加成这洗浴按摩项目。

于:总不能插着尿管去,太敬业了这个。

郭:终身的遗憾。

于:咳!

郭:疗程结束后旅行社派人把他又接回了北京,每个月要来医院复查一下,看看手术后的康复情况。

于:哦,弄半天这泌尿系统疾病是这么来的。

郭:是你想歪了吧?

于:又是东莞又是泌尿系统的,我没法不想歪。

郭:我就问你爸爸:那您恢复的还挺好的吗?他说:泌尿系统恢复的还不错,不过喉结没了胡子也掉光了,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肚子疼、吐血。

于:嗯?

郭:医生说是喝了不干净的血造成基因突变,现在性别已经混乱了,没有办法治。

于:那怎么办呢?

郭:我给你爸爸出了个主意,把你爸爸高兴坏了。

于:什么主意?

郭:我让他啊,买几包卫生巾糊到嘴上当口罩用。

于:去你的吧!

[完]

后记:

这是我创作的一个相声小段,从有创意到动笔写再完成前前后后历时半年多。花了很多精力,但一点也不觉得辛苦,常常写着写着就很开心,就像郭老师于老师在我旁边演给我一个人看。有时候吃着吃着饭想到新的笑点我就憋不住了,家人说了什么也听不见,只是憋不住了的笑,越劝笑的越厉害,捶桌子大笑,流着眼泪笑。。家人都同情的看着我。。然后媳妇买了一本《精神病人的日常护理》

 

如果有幸能入哪个相声团体的慧眼(德云社就更好了,我是钢丝和铅丝拧成的合金),是我最大的荣幸。不过荣幸归荣幸,也别忘了给钱哈。毕竟不谈钱的话,伤感情。

 评论
 发表评论
姓   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