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正义真的是正义吗?

时间回到1993年。

A 100个嫌疑人死刑,其中冤枉了1个无辜者。

B 严格执行程序正义,排除无效证据,最后50个嫌疑人死刑,50个人释放(其中包括无辜者)。无辜者安全了,但是49个杀人凶手流到社会了。

无辜者枉死当然不好,但B就一定比A更正义吗?这很值得商榷,A不够完美不能必然推出B好。因为榴莲臭,所以狗屎香?程序正义的合理性不是不言自明的公理,是需要证明的。

像罗某等刑事律师大V掌握了话语权和舆论,他们当然说B好,因为犯罪嫌疑人是他们的客户啊,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律师的工作就是让他们免罪减罪啊,让他们说A好,砸自己的锅这怎么可能呢?

律师嘴上说为了那1个无辜者代言,实际是想方设法把49个客户打扮成无辜者的样子,夹带私货平安送出去。

这些年的舆论越来越倾向于保护这1名无辜者,是因为受“大法党”的影响大家普遍习惯将自己代入那名无辜者,想像自己被冤枉了的情形。但是很少有人将自己代入那49名受害者、受害者家属,以及被释放的49名无罪的杀人凶手身边生活着的人。

如果来女士被老公许国利分尸化粪池的案子发生在1993年的江西,按照程序正义的原则许国利有重大嫌疑,但是证据不完整,死刑复核不通过,许国利不断上诉坚持到2020年,迟到的正义降临,许国利披红挂彩高调出狱。出狱后许国利又有了新的烦恼:考虑国家赔偿是要500万好还是700万好?

未命名-1.jpg

这就是你要的程序正义?

从数量级上来说,大家成为佘祥林(杀妻“复活”案无辜者)的概率是极低的,但成为来惠利(许国利杀妻碎尸案受害者)的概率比它高多了。

扫码关注我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