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对给医生子女高考(中考)加分

许多人支持给新冠疫情中的医生子女一个奖励政策:中高考加分。他们感性的认为:这一切利益是医生护士冒着危险用生命换来的,怎么奖励都不为过。

但我认为:高考加分是对某个无辜孩子合法的抢劫(虽然这个孩子可能还不知道);如果一定要通过子女入学奖励,请走免试录取通道。

假如本来某重点学校在某地20个名额,按原始分划线得到这20个学生的名单。某医生的子女原来不在名单中加分后进入这个名单,于是本来有机会录取的第20名就变成第21名被淘汰了。能逆天改命的毕竟是少数,对大部分普通人而言,在大学这个起点差一个档,可能一辈子都追不上。

大家想想给医生子女加分相当于什么?这相当于让一名的普通学生用一生作为代价奖励医生

奖励医生是国家的事,为什么要让这个倒霉孩子承担?这样对这个刚好被刷下去的学生公平吗?

有一个故事是记者问老农:如果你有100亩地你愿意捐给国家吗?老农说愿意。如果你有一头牛你愿意捐给国家吗?老农说不愿意,因为我真的有一头牛。

支持给医生子女加分的人都是这个老农,他们支持高考加分的时候,把自己代入了一个吃瓜群众的角色,反正空头支票不要钱,看热闹不嫌事大。

但是如果让他代入考生家长的角色呢?假如你孩子的成绩刚好是第20名,给医生子女加分就把你孩子挤下来了,你愿意把你孩子上重点大学的机会让给医生子女吗

除非他孩子是办电话卡赠送的,否则还说愿意的应该都是骗子吧?

再说另一个例子:

曾经欧洲有一种民意占了上风,这就是接纳来自中东、非洲的难民。一个瑞典小哥联系了摄影师,他在街上随机采访路人说:难民涌入,你怎么看?路人大多数都说:应该解决,有必要帮助他们,应该让更多难民进来。小哥又问:难民来了没有地方住,你愿意接纳他们,让他们住到你家里吗?路人大多说没问题,对着摄像头说了一大堆激昂慷慨,催人尿下的话。

见时机已到,小哥开始使坏。他拉出了早就埋伏在旁边的一个黑人同伴:“这不巧了吗这不是?这不巧了吗这不是?这里还真有一个难民朋友,无家可归,请你把他带回家。”被访者都惊呆了,开始用各种理由表示不行,我自己的房子也是租的,所以不行;我房子租出去了,所以不行;因为条件有限,所以不行,家里有孩子,孩子生病了,没有地方……总之没有一个人同意的。(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9264479/)

最后的结论就是:人人都说应该做,人人都说我不做

毫无疑问抗击疫情的英雄值得奖励,具体怎么奖励我都不反对,但不管怎么奖都应该由国家奖励,并最终由全民一起承担奖励的成本,而不是那个刚刚好卡着录取线的孩子来承担。

如果一定要通过高考奖励,那也不能是加分,而是固定名额之外的特招。特招不会把应该录取的孩子挤掉,多一把椅子多一张床多一双筷子,一个班级从四十人变成四十一人影响并不是太大。当然开特招这个口子也是非常非常不好的,最后一定会成为权力寻租的空间,但它伤害的客体是社会的公平正义。但至少是全社会的事,恶果由全社会来买单,而不是由一个倒霉孩子买单。

最合理的办法是直接奖励:

荣誉 + 人民币 + 晋升

----

读到这篇文章的各位中肯定不乏倒霉孩子。不要觉得倒霉孩子和自己无关,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那个被命运推出来赏功的倒霉孩子。你很可能就是个倒霉孩子,只是你自己不知道。一共20个名额自己排在21名这种情况队考生是不可见的,普通人只知道自己过了提档线没有被录取,并不知道命运之手给别人加分把自己挤下去了。

引用一句臭大街的话:时代加的那一分,落到普通考生身上,就是一座山。

扫码关注我的公众号